首頁 > 評論 > 關鍵詞 > 網絡互助最新資訊 > 正文

五年沉浮:網絡互助「創新者窘境」如何打破?

2019-07-12 17:30 · 稿源:IT老友記的網站

文 | 吳筱鳳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日前,水滴互助會員數破8000萬,規模領跑行業的消息傳來時,魯迅先生這句話映入腦海。

當互聯網的陽光照進傳統行業,零售、出行、餐飲等領域已經發生前所未有的改變,然而,有兩方熱土卻不容易被“改造”,它們分別是金融和醫療,二者,一個離錢近,一個離人近,都是巨大的引力場。不可阻擋的是,技術帶來了叩開這兩扇大門的創新動力。

近年來,資本大規模涌入互聯網健康領域,該領域也誕生了很多獨角獸公司,網絡互助作為一種創新的互聯網健康保障方式,從0到1歷經起起落落,賽道也初具規模。

而事情似乎正在起變化。

去年10月,螞蟻金服“相互保”闖進網絡互助行業,繼而京東、滴滴等巨無霸們紛紛殺入,要知道,BAT所到之處寸草不生。水滴互助、輕松互助等原生選手,似乎望巨頭項背興嘆。

沉默,是為了蓄積力量,此番,水滴互助會員數的爆發背后,是否意味著網絡互助行業的創新者們在打破巨頭的圍獵,打破窘境,繼續前行?

五年沉浮

早在公元前4500年,修建古埃及金字塔的工匠們就有一個樸素的愿望,那就是聯合起來,共同抵御風險。那時,修建金字塔的工作環境非常惡劣,同時,工匠們還要承擔高負荷的勞作,因而,每天都有同伴遇難或者病逝。于是,工匠們便自發達成盟約,在組織中,所有的成員都要繳納一定的費用,以形成一筆資金,當有人不幸去世時,此人料理后事等方面的開銷,則從這個資金池中支付。

這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初心之下,網絡互助的雛形。

后來,這種原始的互助從線下搬到了線上。每人上交10元錢加入互助社,即可在自己遇到困難時獲得相應的30萬甚至更多的互助金,這種類保險的“互助”因為門檻低、人人均攤的特征,調動了用戶的參與熱情。這種形式也被認為是“虛擬社區互助”,也被行業冠以“網絡互助”之名。

由于移動互聯網的到來,人與人之間連接和溝通的效率大大提高,同時,在消滅信息不對稱,溝通透明化更上一籌。加上,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技術的成熟,資金在線上能夠實現“秒轉”,流通性前所未有地增強。這些成為了網絡互助生長的土壤。

在中國,網絡互助的賽道起于2015年,興于2016年,經歷了2017年的大浪淘沙之后,于2018年復蘇,由于巨頭的加入,2019年或許又經歷一次新的洗牌。這一技術創新曲線勾勒出來的是一個新興行業的沉浮。

中國網絡互助項目最早脫胎于病友互助QQ群、微信群的抗癌公社(后更名康愛公社),上線于2011年的康愛公社,到2014年才開始團隊化運營。同年,由泛華集團內部員工孵化的項目e 互助也開始上線,e 互助有了平臺的樣子。

實際上,中國網絡互助發展的第一道分水嶺是在2016年,在此之前,網絡互助走進鎂光中心,是自上而下的政策“放行”。

2014年,國務院發文鼓勵保險業發展提速,其中明確提出了“鼓勵開展多種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險”。2015年初,保監會頒布《相互保險組織監管試行辦法》,希望通過相互保險擴大全社會保險覆蓋范圍,同時豐富了國內保險業的市場組織形式。

在政策導向之下,與相互保險模式趨同的e互助、康愛公社、夸克聯盟、壁虎互助等首批網絡互助企業順勢而起,快速生根發芽,網絡互助行業的“老四家”陣營形成。

2015年10月,壁虎互助創始人李海博首次公開提出“網絡互助”概念,并被行業、監管層以及資本市場廣泛沿用。

“老四家”之后的2016年,水滴互助、輕松互助等實力派開始涌進賽道。

據地歌網不完全統計,僅2016年下半年,水滴互助、斑馬社、17互助等數十家網絡互助平臺先后獲得百萬級到數千萬級不等的融資。當年,網絡互助成為互聯網領域僅次于直播的風口,并被認為是互聯網健康領域“最后角逐的標準賽道”,其高峰期有數百家互助平臺誕生。

是泡沫,最終都會破。

2016年底,保監會一紙《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開啟“嚴厲監管”的閘門。彼時,網絡互助平臺被迅速劃分為三類,一類機構允許繼續探索,二、三類機構則上了負面清單,進行了約談、整改和強制退出處理。同心互助、八方互助、蒲公英互助等數百家平臺沒能熬過寒冬,相繼解散或宣布退出。至2017年,只有不到10家互助平臺還在堅持,網絡互助行業似乎已“涼涼”。

2018年是網絡互助行業的另一分界線。

此時,水滴互助、輕松互助以及“老四家”等所剩無幾的網絡互助方陣中,他們不僅要承擔“互助”的社會價值,更是要在創新模式上實現企業的商業價值,推進行業可持續發展。

2018年下半年,網絡互助迎來巨頭時光,螞蟻金服高調推出“相互保”(后改名“相互寶”),京東金融推出了“京東互保”,滴滴金融也低調入場,還有蘇寧、360等。

互聯網巨頭入局網絡互助

互聯網巨頭入局網絡互助

當企業走到一定階段時,要么達到一定的頂點,要么將會面臨各種競爭壓力,陷入掙扎狀態。隨著巨頭的入局,網絡互助原生堅持者們的窘境出現。抱大腿還是博弈?這是橫亙在它們面前的一道選擇題。

巨頭進場,某種程度而言,網絡互助行業的監管環境已趨于成熟,接下來將這一創新動力的挖潛。據國泰君安曾預測,到2020年,我國相互保險市場規模將達到1600億元。面對著這一市場潛能,也將會有新一輪的競爭淘汰,這將會是誰的佳境?

誰的佳境?

“只有被需要的東西,才是最好的。”《創新者的窘境》一書中在談到失敗框架時指出,需求和產品的配位往往被忽略。

其實,這句話同樣適用于網絡互助行業。

2016年,當互聯網浪潮席卷健康保障領域時,從互聯網角度看過去,在傳統保障領域,社保只能覆蓋基本面,而相比之下,商業保險的價格又較高,真正需要保障的中低收入人群找不到合適的保障路徑,這一需求給互聯網健康保障領域創業者們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商機。

網絡互助的方式,通過眾人交費,以形成一個風險契約池,然后以均攤的方式去保障遇到大疾病醫療、意外或其他困難的人群,這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正契合中低收入人群的需求,網絡互助模式彌補了在底層社保和上層商業保險中間的“真空地帶”,從而為社會中低收入的“夾心層”提供了一種普惠式的有效保障補充。

根據某網絡互助平臺已發生的數百件互助事件統計,30-40歲之間的家庭勞動力和經濟支柱人員占比為63%,相對生存壓力比較大的中低收入職業人群累計占比高達80%,由此可見,網絡互助對于社會中低收入患病人群的幫扶作用。

毫無疑問,網絡互助是一個有益的創新探索。這正是互聯網的特性,往往通過技術在邊緣地帶進行突破,輔以商業路徑、邏輯的變更,整個“舊有”局面可能煥然一新。

實際上,網絡互助通過產品創新、流程創新以及模式創新激活的是一批從未接觸過保險的小白用戶,起到了市場引入的作用,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用戶教育,此模式能夠迅速地形成流量的聚集效應。

比如,行業頭部平臺水滴互助,在今年2月底其才宣布會員數量破7000萬,到了6月份,其會員數量就破了8000萬,相當于在四個月時間里,水滴互助會員凈增了1000萬。顯然,這一增長動力在移動互聯網紅利消盡的今天,可遇不可求。

創新的業務模式、高增長、低獲客成本、廣闊增量市場,以及大量的資本助推,這些特性讓網絡互助看起來是一門再好不過的生意。敏銳的創業者,無利不往的風險投資,自然會蜂擁而至。

毋庸置疑,在流量告急的巨頭眼里,網絡互助是一塊必吃的蛋糕。

水滴互助總經理胡堯認為,目前,網絡互助3.0階段已經開啟。他介紹,從2016年到2018年,是網絡互助的1.0階段,行業經歷萌芽初探期,在監管去蕪存菁之后,剩者為王。從2018年開始,行業迎來隱性洗牌期即2.0階段,頭部玩家和巨頭共治的局面打開。到了今年,行業進入3.0階段,真正的PK回歸到了服務本質,行業進入了深耕細作階段。

換言之,進入3.0階段,網絡互助行業原生頭部有其自身的優勢,馬太效應將進一步出現。那么,在頭部玩家和巨頭之間,網絡互助甚至其所在的大健康領域,話語權將由誰掌握?

  • 相關推薦
  • 大家在看
  • 感謝輕松籌在抗疫期間做出的偉大貢獻!

    目前,北京市的新冠病毒已經得到了控制,但是防控形勢還是特別嚴峻,仍然不能松懈,身為國內健康保障領域的領軍企業,輕松籌平臺從新冠病毒爆發以來,憑借多年深耕健康領域所積累的強大實力展開了聲勢浩大的抗疫行動。疫情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7 月 2 日,輕松籌深入到北京各大社區街道,幫助社區預防時疫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并在線上免費發放“輕疫保”新冠贈險,為廣大群眾帶來了經濟實惠的健康保障,面對這次新冠病毒,政府?

  • 助推公益跨界行動,輕松籌始終在路上

    伴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以輕松籌·輕松公益為代表的互聯網公益力量越發強大,其打破了過去“小眾慈善,大眾圍觀”的模式,加速拓寬公益事業的發展空間。7 月 6 日,輕松籌·輕松公益發布《公益白皮書》,對 2020 年上半年的公益歷程進行了盤點,白皮書重點記錄了輕松籌·輕松公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和救助四川大火、南方洪災地區等公益項目中的顯著成績,這些跨界行動的公益項目也多次獲得了官方的報道和肯定。聚焦大病群體,賦?

  • 輕松籌-輕松保運用區塊鏈技術,使服務升級,更加貼近人民

    輕松保嚴選搶占網絡保險智能化先機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大半行業受到波及,業績慘淡,而網絡健康險市場卻一片繁榮,“非接觸”式服務模式讓很多人看到了科技與保險結合的優勢,網絡保險科技發展之路進一步拓寬,借著新型基礎建設的東風,互聯網保險行業在科技領域的角逐已經開啟;據《 2020 保險創新發展研究報告》顯示,輕松籌旗下的輕松保嚴選與微保、支付寶,占據了互聯網保險三大流量平臺的位置,輕松保嚴選發展勢頭最為勇猛

  • 輕松籌公益白皮書:領跑抗疫救災 展現中國公益速度

    7月6月,全民健康保障平臺輕松籌旗下輕松公益發布了《公益白皮書》,對2020年上半年的公益歷程進行了盤點回顧,內容豐富詳實,引發了行業關注與好評。其中,尤為引人矚目的是輕松籌?輕松公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和救助四川大火、南方洪災地區等項目中,反應迅速,成績卓著,屢次刷新中國公益速度。吹響民間抗疫第一聲號角大疫來襲,爭取時間就是拯救生命。春節前夕,國內出現新冠肺炎疫情,輕松公益平臺最快響應,攜手壹基金于 1 月

  • 輕松籌按下區塊鏈快進鍵,引領健康保障領域的科技升級!

    隨著互聯網信息化時代的來臨,互聯網科技助力公益慈善事業邁向了新的階梯,互聯網公益時代開辟了公益慈善發展的新路徑,推動著公益慈善向全民化、精細化發展。輕松籌首創的“大病救助”模式在第一時間幫助困難家庭解決醫療費用問題。輕松籌借助熟人社交解決求助項目的信任問題,靠朋友圈的社交屬性解決傳播渠道的問題,幫助大病家庭在第一時間解決醫療費用問題,目前輕松籌全球用戶超過 6 億,籌款總額超過 360 億元。 輕松籌推出

  • 水滴籌稱遭惡意網絡攻擊:我們不是慈善公益組織

    水滴籌作為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在國內擁有很高的知名度,然而樹大招風,近期網絡上出現了大量質疑聲,諸如“水滴籌捐出億萬富豪,公益都要上市,窮人反而成提款機?”&ldquo

  • ?水滴籌稱遭遇惡意網絡攻擊:已依法向相關部門舉報

    今日,水滴籌發布聲明稱,近期,網絡,上出現大量文章,通過洗稿、改換標題字眼等方式在各種營銷號、自媒體賬號定期投放,文章內容和風格幾乎一致,存在明顯組織化操控、規模化操作的痕跡。在過去的一年間,類似大量制造虛假消息和惡意營銷的集中攻擊行為.多次出現

  • 輕松籌6億用戶再發力,為徐州英語老師在抗癌之路點亮生命之光!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關注自身的健康問題,原因在于一旦出現重大疾病面對高昂的治病費用讓很多家庭都無力承擔。 輕松籌 6 億用戶 輕松籌開啟了大病救助之路,成立至今累計 6 億用戶,為更多的家庭解決了大病救治難題。今天小編就來帶你一起看一個輕松籌的大病救治案例吧! 老師患病遭遇 這位求助者是新沂市小學的一名英語老師,從教 22 年之久,也被評為了全國新教育榜樣教師,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民教師,卻在去年患上大?

  • 美團互助升級:用戶可隨時加入退出 并明確公示扣款時間

    今日,美團互助發布公告稱,將優化產品體驗。具體包括了:用戶可隨時加入和退出、明確公示扣款時間、結余用于分攤。

  • 年幼喪母、身患白血病,水滴籌水滴公益助重慶青年籌得30萬

    從外表看很難想象, 26 歲的劉迎經歷過怎樣的坎坷。讀書時,母親早亡,父親劉福一個人養活了他和弟弟,好不容易自立,又意外患上白血病,砸鍋賣鐵都難以負擔治療費用。在水滴籌、水滴公益的愛心接力下,他們成功籌得 30 萬元治療金。 劉迎來自重慶巫溪縣鳳凰鎮的一個農村,家庭并不寬裕,全靠父親打工養家。劉迎早早下定決心,等念完書就努力工作,供弟弟讀書。母親的驟然離世改變了這一切,看到因交不起學雜費而悶著抽煙的父親,

  • 水滴籌發布聲明 稱遭遇惡意網絡攻擊 已依法向相關部門舉報

    8月5日消息,近日,水滴籌發布聲明,稱遭遇“類似大量制造虛假消息和惡意營銷的網絡攻擊行為”,并列舉了一系列疑似通過洗稿、改換標題字眼等方式在各種營銷號、自媒體賬號定期投放的文章,這些文章背后的賬號數量多而分散,文章內容和風格幾乎一致,存在明顯組織化操控、規模化操作的痕跡。水滴籌表示,“這一系列人為制造的關于水滴籌的謠言,試圖通過操控輿論、混淆視聽的方式詆毀水滴籌平臺的聲譽,這么做的后果將

  • 水滴籌42小時籌滿50萬,用燒焦的手寫下“救媽媽”的爸爸今天出院!

    燒傷后叮囑先救妻子的他出院了!據央視新聞報道,今天,成都夫妻盧永杰、馮兆琴治愈出院。不少人都還都還記得發生在今年5月20日的動人一幕。盧永杰、馮兆琴夫妻倆經營的炸雞小店不幸發生意外爆炸,兩人被重度燒傷。因為擔心治療費用高昂,盧永杰用被燒焦潰爛的手,顫抖著給兒子寫下:“全力(救)媽媽,我無所(謂)。”消息發布后,評論區涌進了大量留言,有對夫妻倆的祝福,有對真摯愛情的贊美,還有對全國網友的感謝。是的,盧永杰、馮兆琴治愈出

  • 騰訊有意全資收購搜狗;花唄部分用戶接入央行征信;美團互助升級

    昨日晚間,搜狗宣布收到騰訊的初步非約束性要約,擬以每普通股或每美國存托股份(ADS) 9. 00 美元的價格,現金收購搜狗包括ADS在內尚未被騰訊或其附屬公司持有的所有剩余的流通中普通股。

  • 十三歲女孩身患急性白血病,水滴籌愛心匯聚托起生命希望

    她叫孫盈,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花一樣的年齡,乖巧聰明,喜歡樂器,尤其是古箏,已經考到了 9 級。她本該享受著美好的校園生活,可以恣意歡笑,恣意成長,有一段美好的未來在等著她。而今她只能躺在冷冷的病床上,插著輸液管,隨著滴答滴答的聲響,來延續著她那搖搖欲墜的生命。 小盈家住在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 2017 年小盈的父母因矛盾溝通無果后辦理了離婚,小盈跟著媽媽離開了那個生活了十年的家,小盈原本甜甜的笑容也漸漸?

  • 孫正義馬云:昔日相互成就,如今漸行漸遠?

    退出阿里董事,連續拋售股票套現,孫正義和他的軟銀意欲何為?據彭博社 2020 年 7 月 17 日報道,日本軟銀集團再一次出售阿里巴巴股票 22 億美元,至此,今年軟銀已累計出售阿里股票 137 億美元。

  • 誤報率太高?AI+流量安全分析,讓網絡運維更輕松

    誤報率是衡量網絡安全設備的重要技術指標,但如何正確檢測和計算這項指標,沒有統一科學的方法。安博通基于自主研發的網絡流量安全分析系統,總結自身技術和經驗,得出了一套安全設備誤報率的檢測計算方法,并基于深度學習技術將誤報率降到業界較低水平,可減少企業機構安全運維的人力和時間投入。誤報率是什么?· 誤報:在網絡安全設備報警規則集合C中,事件A觸發報警時,發生了B事件報警或未發生報警。· 誤報率:在規則集C中,

  • 水滴回應考慮IPO:沒有明確的IPO計劃

    今日,針對“水滴考慮以 40 億美元的估值IPO”一事,水滴公司回應稱,目前并沒有明確的IPO計劃。

  • 威聯通發布QHora-301W路由器,助力中小企業輕松部署SD-WAN網絡

    2020年7月,QNAP威聯通科技即將發布全新的QHora-301W路由器,內置QuWAN企業級網絡優化解決方案,提供免費訂閱的SD-WAN服務,支持自動組建IPsec VPN加密網絡及云端集中管理,適應企業數字化轉型,可助力中小企業打造靈活、快捷、安全、可靠的全新IT架構。威聯通QHora-301W SD-WAN路由器搭載Qualcomm IPQ8072A Hawkeye v2處理器,1GB RAM,4GB eMMC,機身配置2個萬兆網口、4個千兆網口,可靈活配置多WAN口并整合多個外網接入。QHora?

  • 水滴回應考慮以40億美元估值IPO:沒有明確的IPO計劃

    有消息稱,醫療保險公司水滴籌正在籌備IPO事宜,尋求以 40 億美元的估值IPO。對此,水滴公司回應:目前我們并沒有明確的IPO計劃,但公司會保持探索資本市場各種可能性。

  • 運維很苦,但遠程運維為什么就很輕松?

    業務運維很苦? 機房維護很煩? 設備品牌多樣? 人員流動性大? 一聽就頭大 典型場景: 運維除了日常的機房的維護,還會接一些“私活”卻沒有額外的收入,沒錯就是幫公司內部修一下電腦,是妹子那還行如果是漢子的話,心里會嘀咕“一個大男人這點小問題都搞不定?百度查查不就行了”。 如果有分公司,那還要麻煩,用微信QQ交流沒用,不是他說的話我聽不懂,就是我說的話他聽不懂,中文果然博大精深。但是運維始終是一個輔助部門,經費?

  • 參與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 熱門標簽
我想赚钱买一部手机 免费公开一码资料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的 天天策略配资 云南时时彩胆码 吉林11选五前三直遗漏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真准网 三肖期期准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 赌场禁止进入的人名单 中国十大证券公司排名 浙江11选5任3最多遗漏多少期 万达娱乐平台app下载 浙江省11选5五码走势图 棋牌类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