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IP改編到底該怎么做?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互聯網與娛樂怪盜團(ID:TMTphantom),作者: 裴培,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2017 年底,我第一次拜訪閱文,當時這家公司剛剛上市。我與他們探討了很多IP改編方面的問題,因為資本市場最關注的就是“網文IP全產業鏈開發的前景”。一個單純的網文平臺有價值,但與一個“中國漫威”或者“中國迪士尼”相比,后者更有想象空間,問題在于閱文或其他互聯網公司能否承擔這種角色。 

在談話的末尾,我問了閱文方一個問題:“為什么最近一陣子,改編《九州》等上一代老IP成了一股潮流?我不是說《九州》不好,但是它的歷史太悠久了,而且早就過了巔峰期。影視公司怎么突然跟它卯上了呢?”

網絡文學

對方思考了一陣,回答:“《九州》雖然不是當前時點最熱門的IP,但粉絲眾多。問題在于,對于很多投資人/制片人來說,這可能是他們最熟悉的一個流行文學IP了。想象一下,如果你沒有養成現在年輕人的娛樂習慣,那么你對流行文學最后的記憶會止步于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時代,也就是《九州》流行的那個年代”。

不得不承認,確實如此: 年輕人和中年人有代溝,互聯網行業和傳統行業也有代溝。當“中年專業人士”還在學習十五年前的流行風時,現在的流行風早就又變了三五茬了,而且很可能不存在一個統一的“流行風”。三個月之前,我跟一家互聯網娛樂平臺(名字就不點了)的高管閑聊,對方正在惡補“網文IP”這一課。某個凌晨,他在微信上激動地對我說:“兄弟,我剛剛發現了網文IP走紅的三大秘訣!”

“喔?說來聽聽?”我真的很感興趣,如果這種秘訣真的存在,我一定立即下海創業。

對方自我陶醉地說:“第一,要YY。第二,要往死里YY。第三,要用第一人稱YY。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YY,越是YY爽文越有群眾基礎!”

我一口可樂差點噴在枕頭上——那是 2004 年前后,起點剛成立的時候,初代“鼻祖級”網文作家用過的套路!那是我當年在大學宿舍里寫起點文賺零花錢的套路!我甚至可以舉出這種套路的劃時代著作:《我是大法師》《YY之王》《夢回九七》 ... 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確實還有人寫YY爽文,但是要一夜爆紅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我決定向這位高管朋友傳授一點自己對網文行業的人生經驗。我從“今何在”講到“烽火戲諸侯”,從《搜神記》講到《詭秘之主》,從純愛講到甜寵,從嫡庶神教講到架空權謀......苦口婆心講了半天,對方沉默了半天,然后粗暴地硬懟我:“不對!你講的都是小眾,都是細分市場!我覺得YY爽文才是網文IP的主流!如果我要買網文IP拍劇,一定拍YY爽文!”

“‘覺得的’就是對的嗎?”很悲哀,但這確實代表了娛樂IP產業鏈的現狀:掌握資源的人往往一知半解,代溝太深,風向變化太快;很多人不學習,還有很多人努力學習還是跟不上時代的節奏。坦白說,過去五年,雖然影視圈和游戲圈的“IP經濟學”口號喊的山響,但是大家尚未找準IP開發的節奏。

所以,我們看到“影游聯動”常常是一句空話, IP改編電影和IP大劇時靈時不靈。

問題出在哪里?

剛才說了那么多的“別人覺得”,現在我來說一句“我覺得”:我覺得網文IP的綜合開發這種事情,最好交給懂行的專業人士來做。傳統行業確實也有懂行的人,但是互聯網行業,尤其是網文行業自身,顯然是最懂行的。應該讓閱文這樣的網文平臺承擔更多的權利和義務。對于傳統影視行業來說,應該虛心向現實學習,去理解當前的頭部IP、讀者口味;不要“你覺得”,而要“讀者覺得”。讀者主要聚集在起點、QQ閱讀這樣的頭部平臺上,所以你也要在這些平臺多花時間。

過去幾年,起點中文網出現了不少有意思的新作。我很有興趣看到它們有一天被改編成電影或劇集:

 《喬先生的黑月光》讓人想起一些經典的日系輕小說,非常好讀,雖然很多讀者不一定喜歡其設定套路,但是主流電視劇觀眾很可能喜歡。

《投行之路》是一本描述中國投行界(也就是證券界)的懸疑小說;我一直覺得證券界特別無聊,讀了這本書我開始懷疑人生,可惜還沒寫完,希望不要爛尾。

最近我個人突然很喜歡看甜寵文,這僅僅是個人愛好。起點女頻、紅袖的優秀甜寵文很多,大部分都不長(因為甜寵文沒什么戲劇沖突,很難寫長),在此就不一一提及了。

2019 年,《陳情令》、《慶余年》的大獲成功,至少證明了以下三個事實:第一,觀眾更愿意接受較新、較符合當前潮流的IP;雖然《魔道祖師》、《慶余年》也不算特別新了,但是總體上熱度仍在,也都屬于現在比較受歡迎的類型。第二,優秀網文IP必須搭配優秀的劇本、優秀的演員、優秀的制作(攝影、美術、服化道等等)才能發揮最大效用;IP是成功的基礎,但必須與現代工業標準配合使用。第三,適當修改原IP以符合監管框架,是很重要的,但是不能傷害原讀者的感情;《陳情令》、《慶余年》的修改相當成功,尤其是前者。

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中文網絡文學已經非常成熟而且復雜。它再也不是當年那個“YY爽文為王”的小市場了,也不是少數大神或少數題材霸占一切的小圈子了。在現實主義題材方面,幾乎各行各業的工作生活都被寫成了網文;在現代言情方面,從最虐心的風格到最甜寵的風格都被嘗試過無數次了;在早已“爛大街”的中式玄幻方面,每天仍然在產生各種創新嘗試。

據“第五屆閱文原創文學風云盛典”發布的《 2019 中國原創文學風云榜》、《IP改編書單》顯示,如《大醫凌然》、《手術直播間》、《投行之路》等一大批現實主義題材得到了年輕人推薦。誰說這屆年輕人不正能量?

再以起點中文網主站為例, 2020 年 1 月 1 日一天就上架了 506 本VIP訂閱新書,其中男頻 449 本,女頻 56 本;其中首日訂閱超過 1000 人次的新書就有 41 本。玄幻、輕小說、懸疑、都市、武俠......這些題材都有超過 30 本新書進入訂閱列表。其中會不會有2- 3 年后的大IP?或許用不了2- 3 年,而是今年或明年就可以改編呢?

我回答不了上述問題,傳統影視行業和游戲行業的人很可能也回答不了,最有資格回答上述問題的是閱文集團龐大的編輯團隊:他們經驗豐富,一天到晚跟作者打交道,也一天到晚跟讀者打交道,其中很多已經連續工作十多年了,幾乎相當于整個網文行業的歷史。在娛樂內容工業化、專業化的時代,“懂內容”是非常重要的——任何人都應該聚焦于自己懂的內容;如不懂,要么別做,要么就找懂行的人一起做。

影視行業是一個變化緩慢、路徑依賴嚴重的行業。尤其是其中的劇集行業,在本質上是B2B的:制作方/出品方主要與衛視或視頻平臺打交道,很少直接接觸最終用戶。這就帶來了個基本矛盾:劇集公司需要滿足大眾口味,但是又很難直接了解大眾口味。很多制作方/出品方其實是在依賴模糊的“我覺得”去指導創作,或者依靠視頻平臺的意見反饋。這顯然是不科學的。至少在網文IP改編劇集方面,影視行業向頭部網文平臺學習全面加深合作是大勢所趨。如果幾年之后,劇集行業作為一個整體與網文行業深度融合了,我不會感到奇怪——無論從用戶 基數、用戶活躍度、創意還是學習能力看,網文行業都是更有生機活力的。

游戲行業的效率要更高,對用戶的理解也更好;中國的游戲行業與網文行業一樣,從誕生之日就是互聯網行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現在,游戲行業面臨著一個大問題:IP枯竭。“端轉手”的紅利耗盡了,所有熱門端游幾乎都改編成手游了;游戲行業在瘋狂地發掘網文、動漫、影視乃至玩具等一切新的IP來源。 2019 年,《龍族幻想》《新斗羅大陸》的成功,證明了網文IP直接改編游戲是可以造出爆款的。當然,游戲行業與影視行業最大的不同點在于,前者的核心玩法有可能是與IP無關的;要讓IP改編脫離單純的“換皮”套路,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創新。

關鍵在于:娛樂IP經濟學的第一階段已經徹底結束了。現在,面對口味刁鉆的用戶、變幻莫測的潮流,影視行業不能指望著隨便買一個大IP、 搭配上流量明星推向市場賺錢了。“IP剪刀差”的時代一去不復返,IP不能僅僅充誘餌,也不能再為粗制濫造的作品背書。從上游開始基于IP的精耕細作成為了主流,而在這個過程中,網文平臺自身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在游戲行業,IP開發也早已脫離了“換皮”的套路,開始扮演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既然IP開發已經高度專業化了,那么它必須由專業的人、專業的平臺負責。它不能由一些思維陳舊、張口閉口“我覺得”、不深度理解年輕人消費習慣的人負責。它必須由充滿活力、善于學習、每天跟用戶打交道、深知自身IP調性的互聯網公司負責。

“誰是中國的漫威/迪士尼”,現在還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不過,候選人一直是存在的。如果一定要在現在投出一票,我會投給互聯網公司。閱文等網文平臺當然有很大的機會,但是它還需要進一步證明自己。所以 2020 年將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時間點。

最后,推薦大家看一看閱文集團最新發布的《 2019 中國原創文學風云榜》,這是整個 2019 年度讀者用腳投票,一張張月票評出來的榜單,直接體現了當下的內容消費口味。里面的有幾部作品連我都覺得詫異——怎么能寫得如此反套路。

附部分名單: 2019 閱文原創文學風云榜男生推薦作品:

《詭秘之主》 愛潛水的烏賊

《全球高武》老鷹吃小雞

《諜影風云》尋青藤

《伏天氏》凈無痕

《大醫凌然》志鳥村

《手術直播間》真熊初墨

《星臨》育

《修真聊天群》圣騎士的傳說

《我要當學霸》晨星LL

《第一序列》會說話的肘子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我想赚钱买一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