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始人們“再就業”正當時?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三言財經(微信號:sycaijing),作者:DorAemon,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編者按:

隨著ZUK創始人常程、小辣椒創始人王曉雁、好樂買創始人李樹斌等加入其他企業擔任高管,是否意味著創業者的“再就業”之潮開啟了?

2019 年 1 月 11 日,一部講述創業者經歷的紀錄片《燃點》上映,一度引發大眾熱議。影片通過拍攝記錄包括羅永浩、戴威、張穎、安傳東等在內的一批創業者創業故事,向觀眾傳達創業者們的激情。

今日,距離這部電影上映馬上就滿一年了,電影里這批創業者們在現實中的狀態也發生了很多變化。

電影雖然叫“燃點”,但影片里部分創業者的故事可能并不怎么能“燃”的起來。創業,對于有的人來說是可望不可及的夢想;對于有的人來說是發家致富的捷徑;對于有的人來說也是不敢嘗試的冒險。

人們總敬佩、仰望那些成功的創業者,甚至有人幻想經歷一次成功的創業成為人生的贏家。三言財經此前也關注過被賦予時代標簽的創業者們(詳見2020,第一批 90 后已 30 歲,“XX后創業者”標簽遠去)。

但是,任何事物都有AB兩面,創業者也同樣要面臨失敗的風險。實際上,失敗是創業者們揮之不去的夢魘。創業之路上,一個決策失誤,一次意氣用事甚至一次無動于衷都可能帶來項目的失敗、錯失發展的良機以及被競爭對手超越。

那么,那些經歷了創業失敗的人們,是什么導致他們的創業經歷不順利?他們是選擇繼續創業還是重新回歸“打工者”角色?原先的創業項目如今路在何方?三言財經關注 7 位在各行各業被大眾熟知的人物了解他們曾經不算成功的創業經歷。此外,三言財經也采訪了數位有過失敗創業經歷的普通人群,聽他們講述自己的創業故事。

那些有過不成功創業經歷的業界翹楚們

常程

聯想

常程在聯想工作期間并非僅擔任管理層,他也曾在聯想框架內有過一次不成功的創業經歷。

2014 年 12 月,常程成為聯想子公司神奇工場聯合創始人,次年,神奇工場推出ZUK品牌,常程擔任ZUK CEO。

但是ZUK品牌并沒有存活很久, 2017 年 4 月 26 日,有媒體報道稱聯想ZUK品牌正式結束運營,將不再推出新手機;同年 7 月 25 日,ZUK官網正式關閉。

常程參與創立的ZUK手機項目嚴格來說并非獨立創業,該品牌主要服務于聯想的移動業務。不過,隨著小米誕生并強勢崛起,曾經的手機巨頭遭受巨大沖擊。

為了應對小米以及小米帶來的互聯網新模式,聯想在移動業務端不斷嘗試新打法。 2014 年聯想收購摩托羅拉,劍指高端市場;此后又推出ZUK、樂檬等品牌,意圖在中端、低端市場發展業務。

但是聯想手機業務一直未有起色,ZUK獨立一段時間后被聯想收回,此后又徹底關閉,項目宣告失敗。 2018 年 5 月,常程升任聯想中國區手機業務負責人,隨后于 2019 年底離職。

常程個人能力實際上很強,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大中華總監閆占孟曾評價稱,常程的產品線管理、產品定義能力很強。但當前手機市場華為、小米、OPPO以及vivo四巨頭渠道優勢很強;聯想在產品上很難得到芯片供應商的額外支持。營銷方面,聯想的資源投入也不及OPPO和vivo,因此,常程屬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能力強但是被平臺限制。

小米對于常程來說,已經從曾經的競爭對手,變成如今發揮個人能力的舞臺。

羅永浩

羅永浩,錘子手機

在創業失敗者的再就業歷程中,羅永浩算是非常典型的人物。他歷經多次創業,而每次創業卻并沒有普遍意義上的成功,人送外號“風口終結者”。

從羅永浩成名起,他的創業總和“風口”有著緊密關聯。外語教育、留學服務火的時候老羅創辦“老羅英語”;博客火的時候老羅做過“牛博網”;智能手機火的時候又創辦錘子手機;電子煙成為風口時又參與創立電子煙產品……

然而,羅永浩每次創業的結果并不光鮮:

2006 年,剛成為“網紅”的羅永浩離職新東方后,創辦“牛博網”。同時,羅永浩也吸引了梁文道、韓寒、連岳以及柴靜等國內知名人士為網站生產內容。

2008 年 6 月,羅永浩創辦“老羅和他的朋友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正式開始自己的英語教學和留學服務創業。而牛博網于 2009 年 1 月關閉國內服務器,牛博網國際也無法訪問。

2008 年 7 月,羅永浩英語培訓學校在北京正式開業,此后,老羅開始為期四年的英語培訓創業。

2012 年羅永浩創辦錘子科技,開始涉足智能手機。至 2018 年,錘子科技推出多款手機,還有備受爭議的“TNT工作站”。但自始至終錘子科技產品未能成為市場主流, 2019 年初,字節跳動收購錘子科技部分業務,錘子科技旗下堅果手機團隊也全部加入字節跳動。

放棄做手機后,羅永浩在 2019 年上半年開始電子煙項目創業,同原錘子科技總裁彭錦州一起創立小野電子煙。但是 11 月初,相關部門發布電子煙線上禁令,對整個電子煙行業影響頗大。

2019 年 12 月初,羅永浩召開發布會宣布自己成為美國Sharklet公司“全球合伙人”,向各行各業推廣該公司生產的物理抑菌產品。

然而,發布會開完沒多久Sharklet就被網友“扒皮”,質疑稱該公司的抑菌產品抑菌效果存在虛假宣傳嫌疑。此后,網上又傳出Sharklet同羅永浩解約消息,老羅僅表示將于近期做出澄清。

羅永浩的創業經歷不可謂不豐富,但是截止至目前為止,他每一個創業項目都沒有大獲成功的結局。而羅永浩創業失敗的原因很復雜,涉及很多方面。

例如 2018 年,羅永浩推出“TNT工作站”,而這款產品成為了羅永浩率領下的錘子科技最后一款主要產品。但由于該產品交互體驗定位不清,并且最終未能量產,成為錘子科技“倒閉”的導火索,羅永浩本人也被指不懂市場和產品。

2019 年 12 月 30 日,針對網傳羅永浩被Sharklet解約一事,他發微博稱“明后天寫一篇澄清稿”。然而,一周多以后仍未見羅永浩作出任何澄清。如果網上傳言為真,那羅永浩可就坐實“風口終結者”這個稱號了。

王曉雁

在近日小米公布的人事任命中,小辣椒手機創始人王曉雁赫然在列。王曉雁擔任小米中國區副總裁兼銷售二部總經理,負責電商部門,向盧偉冰匯報。

這是否意味著小辣椒手機要“涼涼”?對此,王曉雁回復稱小辣椒手機將交給聯合創始人繼續運營,不會產生沖突。

小辣椒手機成立于 2012 年,以小米模式為榜樣,走“預售+搶購”路線,主打性價比。

2012 年成立以來,小辣椒推出了數十款手機,主打中低端市場。根據其官網顯示,小辣椒以及子品牌紅辣椒除少數機型售價超過 2000 元外,絕大多數均不超過 1000 元。

雖然小辣椒手機有些“山寨機”的味道,但由于其價格低廉、外觀時尚,還是收獲了一批消費者喜愛。但是,隨著華為、小米等手機巨頭紛紛開始入局千元機市場,小辣椒的競爭優勢也就越來越低。用戶可以以同樣價位或者稍加幾百元購入比小辣椒性能更好、體驗更佳的手機。

隨著我國智能手機市場競爭加劇,小辣椒這類小眾品牌的生存空間將更少,難以和市場大頭競爭。因此,王曉雁選擇“跳槽”也只是時間問題。至于為什么是小米,可能因為小米是曾經的學習榜樣吧。

丁秀洪

大可樂手機也曾經火過一段時間,但最終也只是曇花一現,成為歷史。

2012 年 9 月 27 日,大可樂官方網站正式上線,同年 11 月 5 日發布大可樂手機。大可樂母公司為北京云辰科技,由丁秀洪創立。此前,丁秀洪在網易任副總編, 2012 年 6 月,他宣布要進軍手機行業。

大可樂手機采用了比較激進的營銷策略。 2014 年 12 月 9 日,大可樂在京東開啟大可樂 3 手機眾籌。短短 30 分鐘不到, 10000 個眾籌名額全部滿員,眾籌總金額超過 1600 萬,完成原定 30 天的眾籌期預期目標。

此外,大可樂 3 還推出了“一次眾籌,終身免費換新”模式,即參與眾籌即可成為大可樂“夢想合伙人”,參與者每年可以免費換取一部全新的大可樂手機,日后還可參與每款產品的開發過程。

然而,這個看上去非常誘人的眾籌獎勵,參與者卻沒能等到其實施。 2016 年 3 月 9 日丁秀洪在其微博上宣布大可樂因投資人撤資,公司資金鏈斷裂正式關閉。不過,雖然丁秀洪于 2016 年宣布大可樂關閉,但有報道稱實際上在 2015 年中旬大可樂就已經部分停止運營,丁秀洪也早就離職。

大可樂倒閉的主要原因是投資人放棄支持,而之所以大可樂不再被支持主要是因為其仍然缺乏核心競爭力。

僅從大可樂 3 代手機外觀就可以看出這款手機完全照抄iPhone的設計,配置上也并沒有新意,未能做到產品差異化。而為了推廣,又必須持續燒錢。那么,投資人不看好大可樂是必然的事。

現在看來,大可樂 3 代搞得眾籌一次終身換新模式,頗有些金融理財產品的味道——投入一次每年賺收益。

不做手機后,丁秀洪加入本來生活,擔任COO。但是相比曾經高調做手機,如今,丁秀洪已經很少出席公開活動了。

李一男

牛電科技創始人兼CEO李一男的“再就業”經歷頗有些“不作死就不會死”的味道。

李一男 1993 年 6 月研究生畢業后加入華為,入職后李一男的職位如火箭般快速上升。兩天時間就升任華為工程師;半個月升任主任工程師、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總經理、兩年后就被提拔為華為公司總工程師/中央研究部總裁、 27 歲時已經成為華為公司副總裁。

如此亮眼的履歷足以說明李一男強大的個人能力,不過,能力越強往往意味著野心也越大,李一男逐漸不甘于為人“打工”。 2000 年,李一男選擇自主創業,創辦港灣網絡。據悉,李一男首次創業的初始資本來自在華為工作期間的股權變現,購買了價值 1000 萬的設備創辦港灣網絡。

李一男的首次創業項目很成功,憑借著自己的能力以及在華為工作期間的經驗,港灣網絡公司迅速發展起來,逐漸成為華為不可忽視的競爭者。不過,最終港灣網絡還是在競爭中敗給了華為。

2006 年,華為收購港灣網絡,李一男回歸華為,擔任首席電信科學家、副總裁職務。此后,李一男雖然在華為升任至華為終端公司副總裁,但是過的并不愜意。據媒體報道,當時李一男已經成為華為內部的“反面教材”,經常有新員工被帶去參觀他辦公室,并被告知“背叛”華為的下場。

最終,李一男第二次離職華為,先后加入百度擔任CTO、中國移動旗下無限訊奇CEO、金沙江創投合伙人。

2015 年,李一男決定再次創業,這次創業項目是電動自行車,也就是牛電科技。同年 6 月 1 日,李一男發布了牛電科技的第一款產品——智能電動車N1,這款車賺足了眼球, 15 天就眾籌了 7200 萬元。

本以為李一男和他的電動自行車項目會在之后中國出行市場大有作為,但令人意外的是 2015 年 6 月 3 日,小牛電動車發布會后兩天,李一男被深圳警方帶走接受調查。此后,因涉嫌內幕交易,李一男被批捕,經調查后被法院判處兩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

雖然在獄中李一男仍然可以通過律師參與小牛電動的運作,但其入獄一事也對公司造成一定影響。 2015 年 5 月底,牛電科技進行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起源資本、IDG資本以及紅杉資本中國等,投資額為 4100 萬美元。

李一男入獄后,有投資方“反悔”,要求將已經投的錢退還;有的還沒打錢的投資方則想放棄投資。不過整體上牛電科技并未因創始人入獄徹底倒閉。李一男坐牢期間,小牛電動一共發布四款產品, 2016 年 3 月完成了由鳳凰祥瑞領投的 3000 萬美元A+輪融資。

2017 年 12 月初李一男出獄,因牛電科技籌備上市,李一男身份難以符合需求,只能選擇辭去牛電科技職務。又因此前曾在金沙江創投擔任合伙人,對投資方面有經驗, 2018 年 3 月,李一男加盟梅花天使創投擔任合伙人。

李一男被捕接受調查以及入獄服刑這兩年,恰好是中國出行市場飛速發展的時期。 2015 年滴滴和快的合并后一舉發展成僅次于淘寶的互聯網交易平臺;此后共享單車又迎來“風口”,兩年間共享單車甚至都經歷了一次“洗牌”。

而這些機會李一男全部錯過,他也沒能有機會帶領自己創辦的企業親自參與到出行市場的“廝殺”中,只能選擇離開。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我想赚钱买一部手机